擺脫失眠及鬱症

前言

去年底收到周大偉中医教室的電郵,得悉周老師將開班教授<防治都巿常見病>課程包括多種常見於家人,朋友及自己的疾病,引起我的好奇。加上年前曾修讀中大的中医營養學,中医概念一課中認識周老師,對周老師的医學知識十分佩服,沒多考慮便報名了。

失眠症

從個人需要來說,失眠及抑郁症是我最感興趣的科目。早於1996年,因工作壓力原因患了失眠,當時的家庭医生給配了安眠藥Apo-Zopiclone,劑量由開始每晚服一粒,慢慢減為半粒,到后來1/3粒。儘管劑量減少,但我已對Zopiclone產生了依賴,不服藥是不能於一二小時內自然入睡。十多年來,雖然表面對身体沒有太大損害(天知道),畢竟很想把藥戒掉。

郁症之路

更糟糕的是,在2010年初,因感情上受了極大創傷,我的郁症复發,病情比2007年第一次發病更嚴重,身心都十分痛苦。當時,情緒很低落、自責胸口胃部經常出現陣痛,又常無故感覺驚慌手顫,容顏憔悴不願意見人,又常常在想關於死亡的事。晚上,服藥后也只能入睡34小時,半夜醒來后,便處於半醒半睡狀態,導致日間十分疲倦,工作不能集中,對任何事情都失去了興趣。更問題是,我完全失去了食。該進食的時候一點飢餓感都沒有,只覺得把面前的食物吞下去是件苦事。但由於體重已56公斤,只好勉强進食。那時,家庭医生一直給我治療,但情况是越來越糟。后來,經朋友推薦,看了精神科医生,確診為抑郁。當時,抱了很大的望,病情可以儘快得以控制。我是多希望可以一覺睡到天亮可是,除了無故驚慌失措情況改善外,情緒仍然很低落,半夜還是醒來,飢餓感都沒有回來。医生不斷為我轉藥及給予安慰鼓勵。

中医治癒

一個月后,姐夫因滑倒傷了腿骨,姐陪他看了中医。姐對医師說了我的情况。第二天,我抱著儘管一試的想法,去見了這位医師。医師給我施了針,位置在心臟上下一行直線用了幾針,及右手手臂內側也用了針。医師處方了藥(包括熟棗仁浮小麥側栢叶柏子仁熟地茯神夜交藤旱蓮草柏、木香郁金炙甘草女貞子雞內金連、砂仁)。服藥后第二天,我竟然對食物不再抗拒了!再過幾天,本來已掉進谷底的心情漸漸平伏,晚上惡夢減少,睡眠質量改善了。

一星期后,复診。在相同位置施針,處方了藥(熟棗仁仙鶴草浮小麥柏子仁熟地茯神旱蓮草郁金炙甘草女貞子雞內金連、白朮)。整体病情明顯改善。第三次診治,已不用施針,處方了藥(歸身首烏桑寄生旱蓮草郁金女貞子沙菀蒺藜川芋)。医師說我已痊癒,給我一瓶子養心丹,作為調理,無須复診。安眠藥也不再需要了。那天開始,終予擺脫了安眠藥。

病好了!真的不可思議!中医的治療意外地神奇又快速。這與一般認為中医療效比西医慢的說法明顯不符。

按周老師的講觧,相信我當年失眠是因為工作壓力大及過於勞累,經常深夜下班又往往心裡仍未能把公事放下,導致白天陽不能出於陰,精神憔悴。晚上陽不能入於陰,因此睡不著。當時症狀應屬火擾心神,包括無睡意,夢多煩亂等。如及時以清心安神原則治療,或可避免長期服安眠藥的后果。

至於患郁時,相信因為肝郁氣滯。肝屬木,脾屬土,木克土,影响脾胃功能。因悲傷過度,又未能自身調節情志上的刺激,致損傷心脾,心失所養,氣血五臟失衡而導致多處不適及痛症。

完成了<防治都巿常見病>課程后,我對失眠及郁症等都市病有了更深的認識。周老師對每一疾病都運用生理解剖方法解說,對沒有医學基礎的學生有一定難度,幸有答問環節,有圖表照片輔助,協助理解。比較遺憾的是沒有機会學習有關癌症。

日后,由於香港人口老化,老人病很普遍,希望周老師考慮開辦針對照顧老人病的課程,使學生可學以致用正確地照顧年邁的父母。

最后,感謝周老師的悉心教導,糾正了很多坊間對医療及食物的謬傳謬誤,使我們獲益良多。    

返回學習體會分享主頁

查詢課程:2117963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