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病情緒最難治

本人是在某間公營醫院任職的護士,在過去一直接受西方醫學培訓。在患病的時候,理所當然便會採用西方醫學治療。在此我很感恩過去我所患的都是小病,例如傷風感冒、頭痛、經痛等,每次自行用藥以及加以休息,病情便會好轉痊癒。在現今這個醫學倡明的社會,其實還有很多疾病未能有一個合適的治療方法。雖然在西方醫學上有很多科學研究證實某種治療對某種疾病很有療效,但往往總有不如人願的地方。在醫院工作多年,眼見很多病人,雖然患有同一種疾病,採用相同的藥,效果都會有差別,有時候會比想像中還要差。每次想到這裏,不禁使我聯想到:「究竟是幫了他還是害了他呢?」在認識基本中醫知識後,發覺其實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體質,用藥應加以調配,達至個人配方而得到身心平衡。我絕對相信中西醫療可以互補不足,盼望香港的醫療制度可向這方面加快發展,或許這可減少醫療庸資,從而加強人才培訓。

雖說我沒什麼大病,但在數年前,我28歲那年,我們兩夫婦被西醫診斷為不育,很自然地跟隨醫生的治療方案,就是人工受孕。我先後接受了兩次治療,最終還是失敗。在這治療期間,其實只是我單方面接受治療,因為只有我需要注射荷爾蒙。由於自己是一名護士,對於注射技術並沒有困難,但當面對自己為自己注射針藥,便顯得無比大的壓力(從此我對需要注射胰島素或進行自我注射的病人更表心同感受)。雖然有壓力,但為着自己的目標,都要硬著頭皮接受。除了這心理關口,藥物的影響都令我身心疲累,由於體內的荷爾蒙增加,我的情緒比起平常的起復不定,時而暴躁,時而憂鬱,再加上頭暈、潮熱,還有身體變得腫脹起來,彷彿更年期一樣。經這連連的藥物影響後,最終竟是空歡喜一場,情緒再次跌落谷底。自此以後我對人工受孕就產生抗拒、恐懼感,並且對西方治療產生質疑(這是很正常的心理現象)。

常聽別人說女性想懷孕是需要調補身體,所以便嘗試找朋友介紹的中醫師幫忙。雖知採用中藥調理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在這段治療期間,雖然還未能使我懷孕,但我開始發現身體的變化,例如來經準時,來經時血塊、經痛減少,精神、皮膚好轉,就從這時開始對中醫產生好感。每當患有感冒時都會找中醫師看看,效果比起西藥還見效用、復元快,而且在患病期間的症狀比起服用西藥還要輕。亦因為這樣,我對中醫學產好奇和濃厚的興趣,放是我報讀中文大學所辦的「中醫營養學」。此課程使我對中醫學、中醫藥有了基本知識,閒時還有閱讀有關中醫養生的書籍,從此「觀察生命」。

以我目前的見識,我認為每種疾病都有它的成因(並不是西醫所說的「病因不明」),就是體內臟腑、津液、氣血的不平衡。而導致失衡的原因可分內、外或內外並存,內因是指七情、勞逸、飲食,而外因就指六淫,風、寒、暑、濕、燥、火。正因這種種病因導致身體失衡,再加上現今社會人們生活繁忙緊張,對身體產生微少的改變並不容易察覺到,於是長此下去病情就會加深,造成日後種種都市病,如心臟病、糖尿病、血壓高和各種情緒病等。到症狀擾亂到日常生活時,他們就會很方便的找一、兩粒西藥解決病困,其實這真是「治標不治本」。

普遍人們對於風、寒、暑、濕、燥、火都會很容易的理解,但對於食物的屬性,配搭就並不是人人皆知。再者現今社會比從前的富裕起來,人們對食物,生活也講究起來,做成一種好逸惡勞,即只喜歡吃自己喜歡的食物,甚至過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甚至通宵達旦,而忽略了適量的運動。缺少運動就會影響身體氣機運行,就算服多少補藥也是徒勞無功,正所謂「久坐傷肉,久臥傷氣」。就如一部發電機,就算你有再多能源,假若你不去啟動它,它何來發電產生能量呢?

説了這麼多,我認為情緒病是對身體健康有著直接關係而又難治療的一環。因為情緒往往因你對某一種事所產生的感覺,而這種感覺,不是你服用某種藥物可令你改變感覺,而應是你自己怎樣去調節思想。一個人越是固執越容易引起情緒病,例如有些人很想得到某些東西而又得不到,而形成很多不滿、不開心,甚至負面情緒。又有些人太過注重別人的看法時令自己緊張起來,弄得精神錯亂。大家都要明白世事無常這個定律,並不是每件事都能自己掌控(包括生命)。又有些時候你很難改變別人的思想和行為,唯有改變自己的,免得自己心身受創。情緒病與中醫所謂的「肝鬱氣滯」有很大的關連,若不及早改善情況,不單只氣滯氣結,分分鐘會形成腫瘤。所以我對懷孕與否並不是看得太重,因為我知道能否懷孕並不是我單方面,若對方心理狀態未作好準備,我都不能給予他太大的壓力。凡事都有好與壞,何必太執著呢?再者這是上天的安排,唯有靜候緣份。 

最後,若想要身心健康,就要由自己做起,並不要急須找醫生。最重要保持心境開朗,多做運動,均衡飲食,不要偏食或過量,並且要適時,還要有適當休息。多留意身體變化,有病時,可採取簡單食療,穴位按摩,看看效用如何,若病情沒有好轉,才找專業的醫生治理。

返回學習體會分享主頁

查詢課程:21179633

Comments